新闻动态
专访 南兆旭:“我为深圳写了一本自然博物百科”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22-11-20 22:15:39    文字:【】【】【

  2022年11月17日,第二十三届深圳读书月“年度十大好书”正式揭晓,著名作家南兆旭的《深圳自然博物百科》一书入选。该书由深圳海天出版社出版,深圳作家创作,是典型的深圳“制造”。

  “年度十大好书”组委会给予了这本书这样的评语:这是一个人写给他居住了30多年的城市的一首情诗。本书作者南兆旭12年间用自己的脚一寸寸丈量深圳的山川大地,写就了这部对深圳全域自然博物的盘点之作。它以90万字,3500多张图片,以及300多件音视频文件,从文字到声音到影像,全景式呈现了深圳本土多样生态环境和生活在其中的动植物等丰饶的生命物种,动人心魄。本书不仅是一部博物百科知识读本,字里行间也蕴含着人与自然关系的哲思,富有很强的启迪性。

  这本“好书”是如何诞生的?作者几十年如何身体力行讲好深圳生态保护故事的?请看记者专访。

  2022年1月8日,南兆旭出新书的消息随着一篇《我为深圳写了一本什么样的书?》刷屏了。

  33年前刚刚抵达深圳的那一天,南兆旭在对未来的憧憬中,想象着自己在这个城市的一万种可能;只是,怎么也不会想到,33年后,他会为深圳写一本自然博物的书——这应该是国内第一本城市自然博物百科。就像一颗自然成熟的果实,南兆旭坚持的“在地关怀”在虎年新春到来之际结成一本图文、影像、音频兼具的大书。

  虽然普通话有着改不掉的山西口音,但南兆旭更愿意称自己是一个深圳人。他毕业于山西大学外文系英语专业,毕业后留校在山西大学中文系教授西方文学。上世纪 80 年代末,教了 5 年书的南兆旭不想待在学校,选择南下深圳,只因为在当时,深圳是全中国唯一没有户口和粮油关系就可以找到一份工作的城市。

  南兆旭在深圳多年从事文化传播和出版工作。自上世纪 90 年代起,南兆旭开始在深圳的山野行走,同时进行生态观察和记录。他试图给这座城市建立一份自然档案的同时,也从过往的历史档案中梳理、讲述深圳的历史。图书《深圳记忆》《解密深圳档案》《深圳自然笔记》,纪录片《迁徙》《深圳民间记忆》《岁月山河深圳人》等,都是他回馈给深圳的作品。

  哺乳:内伶仃岛上的猕猴,猕猴是深圳除人外数量最多的灵长类哺乳动物,也是与我们深圳人基因相似度最高的动物,达到 97.5%。南兆旭摄

  南兆旭说,他是那种没理由、无条件地喜欢深圳的“深圳人”。于是,2022 年,他又为这座城市写了一本“致谢之书”:“谢谢这个城市 33 年前收留了我,谢谢它在狭小的地理空间里,给予了上千万迁徙者与原住民多样的生存机遇与成就之路。”《深圳自然博物百科》试图传递的是“在地关怀” ——全球视角下的家园意识:对一个超过 90% 的人口都是在 40 多年里迁徙而来的城市来说,此处安身,是新家园;此处安心,是新故乡。

  全书共 668 页,90 万文字,3500 多张图片,同时用 136 个纪录长片与短片、72 件音频、82 套 VR 全景影像,立体地呈现了深圳多样的自然生境和生活在其中的万千生命,是深圳第一部全面记录本土自然、地理、历史与生命物种的百科全书。

  翻开《深圳自然博物百科》的目录,记者发现书里既有城市的宏大叙事,又有写作者的个性表达,而这正是南兆旭写作的深意——在自然博物的话语平台之下,他更希望从“在地关怀”的角度讲述一个城市。因此,书中有《深圳市花故事年表》《深圳植物果实图录》《826 步道与自然步道》的客观呈现,也有《再没有一种树和深圳人如此相像》《一条河流的剧情》《深圳蓝说明的道理》的人文表达。

  南兆旭说,自然博物百科的概念,在目前的图书出版领域,最小的范围是框定在一个国家。把一个城市放到百科概念里去写,这在之前是几乎没有的。写作之初,他也会问自己:“深圳这么小的一个地方,做这么大的百科,是不是有点小题大做?” 但他选择了要写,要做,因为这个神奇的城市值得。作为经济特区四十多年,客家移民地三四百年,边防所城 1000 多年,深圳装载了、改变了上千万人的命运。

  “我在做纪录片《迁徙》时,访谈的很多对象,都说人生最重要的转折点就是来了深圳,整个人生格局都跟随这个城市发生不一样的变化,生命的活力突然被焕发、被点燃、被成就。深圳给很多人提供了‘投奔之地’。”

  这个城市为何有这么出色的能力?南兆旭认为,其中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深圳移民数量大大超越本地居民。来自各地的迁徙者,把优长处都带到这里,同时冲掉了原本停滞不前的东西。每个人都互相牵制、共同参与,让城市集中精力向美好的方向发展。

  南兆旭无数次前往深圳图书馆地方文献中心欧亿7欧陆娱乐、宝安档案馆查阅资料。为了防止漏掉重要文件,他甚至把宝安档案馆所藏的 1949 年 -1979 年的深圳档案通读了一遍。上千次的行走记录和数千万字的地方文献阅读,让全景呈现深圳的努力成为可能,在空间与时间的交织中展现深圳的自然生境与生命万物,更加立体,更加生动,也更加可信。

  对于很多深圳人而言,都有两个被赋予浓烈情感的地点,一个是老家,一个就是深圳。南兆旭将其以“故乡”和“长居地”进行描述。“故乡是出发地、诞生地,是父母在的地方,是童年少年成长的地方,比如我的山西口音就是故乡打下的烙印。长居地是新家园,人生中最重要的阶段都在这里度过,重大的转折成就也在这里实现,未来你也准备在这里终老。”

  南兆旭阐释他一直所提的“在地关怀”,是对长居地历史、地理、自然的探知,并用知识与情感推动长居地向好发展。正是浸透“在地关怀”中的情感,引导他把深圳当作“世界的中心”来关注,也成为新书写作的缘起。

  虽然还没有召开新书发布会,但随着《我为深圳写了一本什么样的书?》的传播,新书在该文所附的微店一周内竟卖出 500 多本。在保证印刷质量的前提下,尽管一再降低重量,全书也重达 2.5 公斤。该书定价一度成为南兆旭的“心病”,按高昂的印刷成本和市场规律,定价应在每本 400 多元。最后,南兆旭用稿费补贴了部分印刷费,新书得以定价在 388 元。“我知道,对于一本书来说,并不便宜,但我们真的已经做了最大的努力。”

  南兆旭希望通过这次书写,与读者一同探知这片土地的历史与自然,一同参与家园城市的进步与改变,一同憧憬并共同创造这个城市美好的未来。“这样好的一个家园城市,怎么感谢它都不够;用什么样的方式爱它,呵护它,都不够。”

  如果有机会,南兆旭希望下一次写作,纯粹从历史的角度书写深圳的前世今生。但他觉得自己现在还不具备足够的力量,新年许下一个小目标:争取 2022 年开始,五年内成书。

 
 

拉菲10焦点娱乐珠宝首饰企业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9-2023    TXT地图 HTML地图 XML地图